首页 新闻 国内 聚焦 财经 教育 关注 热点 要闻 民生1+1

您的位置:首页>新闻 > 热点 >

家鸿口腔经营业绩波动频繁 境外销售不签合同

来源:长江商报    发布时间:2021-12-27 10:08:02

从新三板摘牌、冲击创业板的深圳市家鸿口腔医疗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家鸿口腔)问题重重。

家鸿口腔经营业绩波动频繁,主要营业收入来自境外,奇怪的是,公司接收境外订单竟然不签订合同,利益如何保障存疑。

家鸿口腔的创始人并非其现任实控人,大约在2015年,一次意外变动,郑文粉墨登场,上位实控人。此前,公司存在密集的股权代持行为。股权代持背后,真相究竟如何,外界至今无从知晓。

密集的股权变动中,自然人吴迪上演的空手套白狼资本游戏,颇为诡异。吴迪不仅低价入股,且入股资金来自家鸿口腔实控人郑文提供的借款。一年后,吴迪将一半股权转让,获利超2000万元。算上在手所持股权,吴迪获利超过3000万元。

家鸿口腔的关联交易异常错综复杂。重要客户也是公司重要股东,公司主要供应商曾频频因为违法违规被监管部门处罚,产品质量让人担忧。

最新消息是,12月23日晚间,IPO上会的前夕,家鸿口腔撤回了上市申请。

业绩不稳定境外销售不签合同

冲击A股市场,家鸿口腔是没有底气的。因为,公司的经营业绩波动较为频繁。

公开数据显示,2013年,家鸿口腔实现营业收入1.53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为0.26亿元。

2014年至2019年,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76亿元、1.86亿元、2亿元、2.29亿元、2.50亿元、3.10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5.21%、5.72%、6.89%、14.86%、8.85%、24.16%。营业收入逐年在增长,但增速不稳定,且整体较慢。同期,公司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0.06亿元、0.24亿元、0.30亿元、0.21亿元、0.42亿元、0.44亿元,同比变动幅度为-75.70%、281.02%、30.69%、-27.92%、95.98%、5.98%,波动幅度较大。

2020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97亿元、净利润0.32亿元,同比分别下降4.20%、26.47%,双双出现下降。对此,公司解释称,主要是受疫情影响。

今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90亿元、净利润0.29亿元,同比分别增长59.10%、92.91%。这一增速一方面是因疫情之后经营恢复,另一方面则是因去年同期基数较低。今年全年的经营业绩较2019年能否有明显增长,还存在不确定性。

家鸿口腔主要从事固定义齿、活动义齿和正畸产品的研发、生产及销售,以及口腔修复类医疗器械产品经营销售等业务,其产品主要为定制式产品,用于牙体缺失、缺损的修复以及牙列不齐时的矫正等用途。公司称,其拥有较高市场地位。目前,其拥有深圳市人民医院、武汉大学口腔医院、无锡口腔医院、泰康拜博医疗集团有限公司、PAN-AMDENTALINC.、SENTAGECORPORATION等粘性较高的中高端客户,业务覆盖了境内主要大中城市以及欧美主要国家及地区。

公司声称拥有上述众多中高端客户,其经营业绩却极不稳定,远未达到市场预期。

家鸿口腔的营业收入主要来自境外。2017年至2019年,来自境外的收入分别为1.66亿元、1.70亿元、1.89亿元,占当年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72.49%、68%、60.97%。虽然在逐年下降,但占比依旧超过60%。

公司称,其与境外客户开展业务合作时,境外客户并未与公司签订销售合同或框架性销售协议,而是通过与牙模一同邮寄的方式下达订单,公司在收到订单后进行生产。未签合同,一旦客户方变动,利益如何保障?尤其是在国际贸易保护、贸易摩擦风险日益复杂化的背景下,家鸿口腔无异于在走钢丝。

关联交易错综复杂供应商频违规

在销售方面有异常,在采购方面,家鸿口腔也难以让市场及消费者放心。

家鸿口腔的客户集中度较高,2017年至2021年上半年,公司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占比分别为48.61%、55.79%、60.81%、60.61%、68.08%,存在对主要供应商依赖情形。

公开信息显示,家鸿口腔的主要供应商多涉及违法违规。公司原材料和种植类产品的前五大供应商中包括登士柏西诺德牙科产品(上海)有限公司、登士柏(天津)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义获嘉伟瓦登特(上海)商贸有限公司、深圳爱尔创口腔技术有限公司、上海傲丹特生物材料有限公司,这些公司均存在违法、违规行为。

2019年9月30日,登士柏西诺德牙科产品(上海)有限公司因在格式条款中排除消费者解释格式条款的权利,且发布未经审查的医疗广告等,被上海市静安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行政罚款0.94万元、责令停止发布广告、给予警告。

登士柏(天津)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在2017年7月到2019年间,因违法销售不符合强制性标准的医疗器械、经营不符合强制性标准的医疗器械等被天津市滨海新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等单位行政处罚3次。义获嘉伟瓦登特(上海)商贸有限公司在2016年11月到2017年5月间,因构成商业贿赂行为、未按照医疗器械说明书和标签标示的要求运输医疗器械和未经许可从事第三类医疗器械生产的违法行为等被上海市静安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行政处罚3次,去年11月29日,深圳爱尔创口腔技术有限公司因广告违法行为被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南山局进行行政处罚。2019年2月22日,上海傲丹特生物材料有限公司因未经许可生产未取得注册证的第二类医疗器械的行为,被上海市松江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进行行政处罚。

此外,义获嘉伟瓦登特(上海)商贸有限公司、登士柏(天津)国际贸易有限公司、登士柏西诺德牙科产品(上海)有限公司因产品存在问题,都发生过召回产品事件。

重要供应商在经营、广告发布、产品质量等方面存在违法违规行为,家鸿口腔采购不合格的原材料,其产品如何让消费者放心?

在买与卖的交易过程中,家鸿口腔还存在错综复杂的关联交易。除了与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方面的关联交易外,备受关注的是与第六大股东泰康拜博的关联交易。

2015年12月,家鸿口腔成功挂牌新三板,2016年2月,其实施定增,泰康拜博认购了其中9288万股,认购价低至4.57元/股。

泰康拜博参与低价定增背后,双方签订了一份为期五年的所谓的《战略合作协议》,泰康拜博需要完成每年约定的最低采购量。

于是乎,2017年至2020年,泰康拜博进入家鸿口腔前五大客户名单中,也是唯一的一家境内客户。

通过股权深度绑定进行战略合作,有无某种利益安排?公司称,与泰康拜博的关联交易都是通过公开招投标的方式采购,价格公允。但这说法仍然难以让市场释疑。

神秘自然人蹊跷无本谋利

家鸿口腔还有蹊跷之处,那就是神秘的自然人入股。

如果说泰康拜博能够低价入股,是有着战略合作考虑,那么,自然人吴迪为何也能低价入股?

2016年2月,家鸿口腔实施定增,泰康拜博认购9288万股,剩下的300万股被吴迪包揽,定增价格也为4.57元/股,出资1371万元。不同的是,吴迪所认购股份无限售。

2016年9月,时隔七个月,家鸿口腔再度定增,引入外部投资者,发行价为14.518元/股。

在这七个月间,家鸿口腔的基本面没有明显变化。据此可以界定,泰康拜博及吴迪均为低价入股。

根据家鸿口腔回复问询,吴迪主要从事房地产投资,因看好医疗器械行业而投资公司。2016年第一次定增,截至2015年5月31日,公司每股净资产2.18元,综合考虑公司所处行业、成长性、最近一期每股净资产等多种因素,确定发行价格为4.57元/股。2016年第二次定增,截至2015年底,公司每股净资产为2.38元,确定发行价格为14.518元/股。二次定增时,参与认购的投资机构较多,公司获得较大议价空间。

机构投资者的议价能力居然不及自然人,这一解释难以令人信服。

在问询中,家鸿口腔透露,吴迪是郑文同学,且认购家鸿口腔股份所需资金1371万元,还是郑文借给吴迪的。

一年后,吴迪就开始减持套现。2017年3月,没有任何限售限制的吴迪以14.52元/股价格分别向两家外部投资者分享投资、南海成长转让75万股股份,合计套现约2178万元。

此外,吴迪还以12元/股价格向郑文转让1000股。

对此,家鸿口腔解释称,吴迪向郑文转让1000股,是为了满足股转系统报价条件。向分享投资、南海成长转让股权,源于二者在2016年第二次定增时获得股份数量未达到预期,吴迪作为唯一无限售的个人投资者。因此,双方达成了股权转让交易。上述转让完成后,吴迪还拥有家鸿口腔149.90万股,即便按照当时的转让价格14.52元/股计算,这部分股权的估值也有2177万元。那么,入股一年,未出一分钱,吴迪获利2984万元。

目前,吴迪尚持有家鸿口腔149.90万股,位列第十一大股东。一旦家鸿口腔成功上市,吴迪将再获利数千万元。

针对家鸿口腔向吴迪进行利益输送的质疑,家鸿口腔坚决否认。

吴迪究竟是自身持有还是代持,是否还有没有披露的真相?目前的信息仍然不能让公众释疑。(记者 明鸿泽)

关键词: 家鸿口腔 经营业绩 境外销售 股权代持

频道精选

首页 | 城市快报 | 国内新闻 | 教育播报 | 在线访谈 | 本网原创 | 娱乐看点

Copyright @2008-2018 经贸网 版权所有 豫ICP备18004326号-5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联系邮箱:52 86 831 [email protected]